办事指南

选举舞弊

点击量:   时间:2019-01-05 02:12:00

<p>弗朗西斯·N·托伦蒂诺弗朗西斯·N·托伦蒂诺随着2018年5月,Barangay选举慢慢关闭,熟悉的菲律宾选举“蓝调”也开始出现</p><p>我相信,通常的准备工作正在为有抱负的公务员和他们的选民</p><p>投票和点票将是人工完成的,而且早在现在,候选人就可以准备好全面的战斗装备,可以说是为了保护他们投票反对选举舞弊和操纵</p><p>就在上周,参议员在参议院发表的一次演讲中,参议员维森特索托三世在2016年全国大选期间泄露了所谓的民意调查异常的重要信息</p><p>索托参议员引用了具体的数据,他说这些数据来自“无可挑剔的可靠来源”,最早在2016年5月8日发布了投票,并延长至5月9日,甚至在正式开始民意调查之前</p><p>这位参议员说,在一些民意调查地区发现了投票的早期传播,例如在黎刹省的Angono市,从IP地址或用于将选票转发到上述城镇的综合拉票系统的传输代码中追溯</p><p>提到的一个例子是参议员Panfilo Lacson在早期传播中没有投票的情况,据称发生在2016年全国民意调查的前一天</p><p>该作者也被确定为候选人之一,其名字出现在不规则传播中,与参议员拉克森和其他候选人的票数相似</p><p>索托参议员的这一特别报告指出,不应忽视或忽略这种类型和规模的民意调查</p><p>我不支持就这个问题进行更深入和广泛的调查的呼吁,因为我在参议院选举法庭对前司法部长Leila de Lima提出了未决案件</p><p>除了个人利益之外,还有菲律宾人民的利益,他们的选举权受到操纵,有利于少数人,并剥夺那些只是为竞选公职的人,就是在官僚机构中进行有意义的改革,并确认人民的意愿</p><p>贬低参议员索托的揭露只会加剧对明年选举诚信的疑虑</p><p>从更积极的角度来看,索托参议员的这一启示同样可以加强选民的警惕</p><p>知道这种不正常现象已经发生并且可能发生,人们将对我们的民意调查系统和流程投入更多的批评,并要求更高的透明度和准确性</p><p>我们的菲律宾选民已从传统类型转变为自由,知情和负责任的类型</p><p>现在是时候对整个菲律宾民意调查系统进行同样的转变</p><p>标签:选举舞弊,Francis N. Tolentino,马尼拉,马尼拉新闻,菲律宾新闻,